新闻资讯

为孩子找个机器人玩伴 人机交互2.0时代
锐曼智能 | 发表于2016-01-07

      在深圳,智能服务机器人最基本的雏形框架已经被搭建起来了,它们具备行动能力、与人更容易 的交互模式、有理解和处理问题的能力。

为孩子找个机器人玩伴 人机交互2.0时代

       高子庆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做这一款叫做“小曼”机器人的初衷是为自己的孩子找到童年的玩 伴。

      另一个理由则出于理工科创业者的敏感,在整个智能服务机器人行业,2015年被机器人创业者 称为“服务机器人元年”,靠着键盘和触摸来与机器人交流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在深圳,智能服务机器人最基本的雏形框架已经被搭建起来了,它们具备行动能力、与人更容易 的交互模式、有理解和处理问题的能力。这些能力是框架基础,而消费者更需要的是机器人里面的应 用内容,这个需要市场的不断反馈和验证——高子庆和他的同行创业者们正在进行这样的实验。 就在高子庆和他的团队宣布“小曼”已经做出成品时,同一时间,邱楠的成人陪伴机器人产品宣 布在京东众筹成功,产品已经发货,一家做餐厅客服机器人的公司将产品成功推销给了一家五星级酒 店。这种事情放在三年前没有人敢相信。

投入洪流

      那个时候,高子庆也处于自主创业阶段,业务主要是为客户提供芯片方案。

      而此时,深圳一家叫“创客工厂”的公司,做了一件让当时智能机器人创客们感到兴奋的事—— 提供一个专业机器人搭建平台,让复杂的技术触手可及——创始人王建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 要做开源硬件的乐高!

      行业内都知道,如果要做一个机器人,必须要解决三个方面的问题:机械、电子和软件。在当时, 电子和软件方面,已经有很好的解决方案,比如说Arduino,还有更多其它的单片机开发板,机器 人控制板等。

      但是在机械方面,那时并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乐高虽然很灵活,但它是塑料的,而且很贵。 “创客工厂”因此而诞生:提供另一个灵活的专业机器人搭建平台。 随后,创业热潮席卷深圳,众多的创客空间建立起来,其中最为人熟知的就是国际创客空间开源 创客坊,柴火创客空间。

      高子庆也在这个节点投入到机器人行业,卷入这股创业的洪流——做这个决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情,他前前后后想了好几月,与同样在创业的妻子反复沟通,以得到她的全力支持,毕竟这对一个家 庭来说,一旦失败了,就意味着一无所有。

      好在他之前创业的积累,为他提供了足够的技术支持。

让机器人做最合适的事情

      “小曼”机器人的第一次正式亮相是在上个月的第十七届高交会上。这离团队最初开始研发这款机 器人已经过去了一年半的时间。

      这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科技类展会,吸引了众多的机器人厂商前来参展。高子庆想试一试,在 众多的机器人中,“小曼”是否能够吸引到儿童。

      “小曼”机器人的功能是:在连接网络的情况下,提供智能的语音对答。高子庆认为:语音控制作 为逐步成熟的交互方式,将在儿童陪护领域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能培养孩子开口、动手能力。此外 ,“小曼”还将与教育机构合作,将教育内容放在“小曼”的平台上。

      与其他针对孩子的机器人相比,“小曼”最大的不同点是具备优异移动能力,

      能跟小孩子体感交互;超大10.1寸触摸液晶屏,让孩子看屏不再费劲;实现机器人自动充电,不 用孩子和家长时刻关注机器人的续航问题。

      高子庆说,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孩子远离屏幕,回归自然语音交流。

      另外,“小曼”装备了多方位防护,内置多款传感器,保护小孩子的同时,也能保护机器人。家 长可以通过APP,实现跟孩子远程在线视频聊天。高子庆说,人机交互2.0正在实现之中。

      纵使高子庆和他的同伴们想把“小曼”做成孩子们的玩伴,但他也清楚地明白,现在的技术水平 还没有到那个程度,科幻电影里能与人对答如流的超级人工智能机器人目前只能存在于荧幕上。目前 ,深圳大多数智能机器人创业团队并没有自己独立开发的语音语义系统,依赖于以科大讯飞为代表的 公共语音语义平台。

      高子庆认为,机器人创业者们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如何让并不十分聪敏的机器人做最合适的事情。

      高子庆有时候会对自己现在做的事感到矛盾。他说,我们相信,玩具和工具不足以代替,能一起 玩耍的小伙伴、一直陪伴在身边的父母。

机器人不是玩具

       每隔几天,高子庆都会听到类似的话:我又看到了一款跟你们类似的产品,连长相都一样。

       这令高子庆哭笑不得。他经常听到同行说,某某公司只用了两个多月就做出了机器人,宣称“如 果拼速度,整个深圳我如果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而有的甚至只花了一个月。

      “这就是一个玩具,一个高级玩具,叫机器人是因为听起来高大上,一听机器人,哇,送出去也很 有面子。”在当天的高交会现场,离小曼机器人不远处的另一展台,一位工作人员向来往的人们介绍 自己的机器人产品。

      “机器人”一词最早来源于捷克语“Robota”,意为“劳役,苦工”,后来被美国作家阿西莫夫 翻译成英语“robot”,意为”机器“。当中文“机器人”出现时,机器人已经有些像人了。

      在高子庆的眼里,真正意义上的机器人必须要有自己的感知体系、智能体系以及行动体系,而不 是简单的平板电脑加一个外壳的组装,用机器人的概念将玩具卖出去。

      创业者们都知道,在深圳这个大工厂里,想要做一件产品是极其容易的事情,只需要买好材料交 给工人组装就好了。在这种诱惑下,很多人已经失去了对于创新的赤子之心。而创新恰恰又是智能机 器创业者必备条件。

      在移动互联网和智能设备的推动下,从事软件创业的人依旧前赴后继、义无反顾,无论是拿到投 资的还是没有拿到投资的,都抱着一颗改变物理世界的雄心。(深圳晚报记者 张金平)